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590章 秋亦寒,你死定了(8)

    男人,她已经信不过了,唯有叶落茗是她的朋友,为朋友,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所以,你最好也不要让我有鱼死网破的决定,那样大家都会后悔,你……”

    唐子衣的话才说了一半,忽然客厅大门被踹开。

    唐子衣转头,微惊,“裴凤桐?”

    大步走来的不是裴凤桐还是谁,他身边跟着沈闲和沐千樱,向来温雅的脸上一点笑意也没有,冷的吓人。

    裴凤桐走过来,看了看唐子衣身上已经褪下肩带的衣服,墨竹一样的黑瞳更是卷起了风暴。

    “你怎么来了?”唐子衣先是一愣,然后就看见了沈闲,顿时明白了,她离开医院的是时候,沈闲肯定是跟踪了她。

    宫翎对裴凤桐忽然闯进来也有些微微惊愕,但随即就是一抹浅笑,“裴先生,你——!”

    话音未落,裴凤桐直接动手。

    宫翎能调教出唐子衣,身手肯定是不错的,但他和裴凤桐这种出身龙盟的人一比,还是要落于下风。

    唐子衣就眼看着他们两个打起来,裴凤桐下手是她从来没见过的狠戾。

    这个天生带着书卷气的男人发起飙来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沈闲凑到唐子衣身边,看着她耷拉在手臂上的肩带,幸灾乐祸的哼了哼,“等宫翎完了,就该轮到你了。”

    唐子衣一愣,看沈闲的表情更郁闷了,“你为什么要告诉他?”

    “我不告诉他,难道等着让你献身?”沈闲哼声,“我可是有洁癖的,一点也不希望我喜欢的男人娶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你说谁人尽可夫!”唐子衣瞪沈闲,会不会说话,她这辈子也就两个男人,宫翎和裴凤桐,人尽可夫这个词怎么也按不到自己头上吧。

    再说了,“我献身你不是应该高兴吗?这样你就有机会了。”

    “你献不献身我都没机会,”沈闲凉凉的说,“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他认定是你,这辈子就是你了,你要是有一点心,就管好你自己,别什么男人都往上蹭。”

    唐子衣还想说话,但那边,架显然是打完了。

    裴凤桐下手不轻,宫翎扶着手臂,可以明显看出骨头是脱臼了,而且还是从指骨到腕骨再到关节的脱臼。

    唐子衣看着就觉得疼。

    宫翎不但没喊疼,居然还是一副笑容,“裴先生真是好身手。”

    裴凤桐原本秀雅的眉眼一派冷凝,“商界的争斗与我无关,但衣衣,是我的妻子。”

    说完,转身看着唐子衣。

    其实唐子衣在裴凤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打算习惯性反驳一下的,可当裴凤桐转头过来,她只看着裴凤桐的样子,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太……吓人了。

    裴凤桐一直都是清雅秀致,但现在……冷的像冰块,是唐子衣都没见过的样子。

    随着裴凤桐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唐子衣下意识的一步一步往后退。

    气场太强,她也没办法直面。

    最后退到了沙发上,实在是退无可退了,唐子衣抬头看裴凤桐,眼睛里有些慌乱。

    裴凤桐站在她面前,什么都没说,只是缓缓伸出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