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着空荡荡的密牢,二长老和三长老这才想起一个人来,一个女人!

    龙非夜早就注意到完好无缺的锁,他冷声,谁把人救走的?

    是……

    二长老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索性直说了,数月前宗主带了一个女人回来,那个女人一直用黑纱蒙面,我二人从未见过她长什么样子。宗主对她极其信任,她也有密牢的钥匙。一定是她把人带走的!

    对,一定是她!除了我们几个长老,就只有她有钥匙!三长老连忙补充。

    他们如今要么死,要么降,并没有其他选择,他们不想死,只能说实话。

    那是什么人?韩芸汐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头,她对天山很熟悉,极有可能是天山剑宗的人!二长老答道。

    天山剑宗会有什么女人,能被白彦青瞧得上眼。会是戒律院的弟子吗?

    白彦青去哪了?韩芸汐质问道。

    三位长老都很不解,白彦青是何人?

    就是你们宗主,去哪了?韩芸汐冷冷问。若非有重要的事情,白彦青岂会轻易离开?

    两位长老都震惊了,脱口而出,白彦青?

    正是白彦青!怎么,你们连自己宗主的身份都不知晓,这未免太可笑了吧?韩芸汐试探道。

    两位长老面面相觑,惊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连连摇头。

    看这样子,除了会毒术的宫北辰,邪剑宗里真没人知晓白彦青的身份。白彦青到底怎么隐瞒身份又怎么当上邪剑宗宗主的?

    韩芸汐好奇不已。

    西秦公主,我们宗主是姓华,名予叔,是当年白老宗主引咎归隐前提拔上位的。怎么……怎么会是白彦青?二长老一脸不可思议。

    百老宗主?可是白山青前辈?龙非夜开了口。

    正是!二长老犹豫了片刻,无奈地说,东秦太子,邪剑宗的内功心法有极大的缺漏,易走火入魔。想必你也有所耳闻吧?

    那又如何?龙非夜问道。

    华宗主这些年来之所以勾结天山剑宗锁心院和两大阁,为的就是那把干将宝剑。华宗主想利用干将宝剑之力,修到满阶内功,以寻弥补之法。也算是为邪剑宗里数百弟子寻一条火路。二长老认真说。

    没想到白彦青将邪剑宗的内功心法研究得如此透彻,竟也知道借宝剑之力补内功之缺漏。

    他到底是何时进入邪剑宗的?是一直改名换姓潜入邪剑宗,还是中途冒名顶替了?

    不管是何种情况,白彦青都蒙骗了邪剑宗的弟子。

    因为,就他回复的那些伪造的密函看来,他想得到干将宝剑,无非是怕干将宝剑落到龙非夜手里,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彻底毁了她和龙非夜双修的机会了。

    韩芸汐心中有数,唇角泛起了冷笑,你们宗主以毒攻天山,你们就没怀疑过他的毒药哪来的?宫北辰的毒术那么厉害,你们也没质疑过?

    二长老和三长老面面相觑,最后,三长老给出了解释,宫北辰幼时曾入百毒门学过毒,只是……

    说到这里,三长老忍不住问,西秦公主,你如何能肯定我们宗主就是白彦青?我们宗主常年在山里闭关,也是最近才出关的!可有画像?韩芸汐问道。

    在邪剑阁。二长老连忙回答。

    顾北月很快就来回了一趟山腰上的邪剑阁,取来了华宗主的画像。

    韩芸汐他们几个一看画像,立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画像跟白彦青的长相完全不一样!

    他们原本还担心白彦青自幼在邪剑宗长大,被白山青提拔了,如今看来,真正的华宗主早就被白彦青杀了,白彦青是个仿冒品!

    换句话说,白山青老宗主和叶骁那边,他们大可放心。那对师徒和白彦青并没有牵连。他们必定也不知道白彦青冒充了邪剑宗的宗主。西秦公主,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二长老认真问。

    虽然两位长老态度极好,可是,韩芸汐可没有忘记邪剑宗对天山剑宗的所作所为,更没有忘记这二位长老对剑心师父动刑一事。

    想得到干将宝剑,想拯救自己门中弟子,就可以屠戮别人的弟子吗?白山青老宗主都曾经和剑心老人商议过两宗和解,合二为一一事,他们怎么就拉不下脸跟天山剑宗和解?

    非得用毒?撇开干将宝剑不说,邪剑宗这帮人,本就居心不良!

    韩芸汐可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跟这两位长老解释那么多。那个带走第三尊者的女人是谁,是天山剑宗的什么人,他们还得回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