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扒拉开药草堆后,映入雪遥夏眼帘的既不是虫子,也不是以草为食的家禽,而是一条小胖鱼。

    “你主人是谁?”雪遥夏直接拎起了它的鱼尾巴。

    “别,小胖不喜欢这样……”薄鱼尖叫着甩来甩去,“主人就是主人,小胖不能告诉你,因为泄露她身份的话,小胖就会有危险。”

    “哦?什么样的危险呢。”雪遥夏眯起眼眸。

    “小胖会被抓回岛上。”薄鱼可怜兮兮的说道。

    “那好吧,我姑且不问你了。”

    雪遥夏也没兴趣逼问一条这样的小胖鱼,她松开手,转身往自己住的宅子走去。

    薄鱼摆摆尾巴,好奇地游在雪遥夏脸颊边:“为什么你的脸会变成这样?是玩火了吗?”

    雪遥夏:“……”

    这句话不由得让她想起某句经典台词: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呔!夏夏是被天雷劈的,不懂就不要乱说!”

    小白隐隐感到这条小胖鱼太呆萌了,可能会威胁到它作为最可爱兽宠的地位,便跳出来一声吼。

    薄鱼被小白吓得一哆嗦,嘴里吐出一连串的彩色泡泡来。

    雪遥夏看见这彩色泡泡,觉得颇为新奇:“你的技能倒是挺有趣的,来再给我表演几个。”

    “没问题!”

    薄鱼特别高兴,它最喜欢被人夸了。

    在连续表演了好几个泡泡烟花后,薄鱼体内本来就没多少的灵力用光,吭哧吭哧的掉到了草地上。

    “它缺水了。”小白评价道,“薄鱼果然是最没用的一种灵兽。”

    “不……不准说小胖没用……”薄鱼哭道。

    “给你水的话就能恢复吗?”

    雪遥夏蹲下来。

    薄鱼摇了摇尾巴:“嗯!但是普通水不行,只有像墨墨的莲花池那种灵泉才可以。小胖如果碰到普通水的话会晕过去。”

    小白道:“看吧,我就说薄鱼最没用了。”

    “呜呜呜……”

    “刚好我这里有灵泉,你就庆幸吧。”

    雪遥夏从怀里拿出水龙环。

    自从飞升到上界以后,由于经脉尽毁,仙域的修士又比凡人更识货,雪遥夏便把这灵器给收了起来,以免被别人盯上。

    薄鱼看见水龙环以后,瞪大了眼睛:“你,你这是……”

    它还没说完,就被雪遥夏捞起来,一起带进了空间。

    ‘噗通’

    雪遥夏把薄鱼丢进了泉水里。

    “你又带了什么东西进来?”坐在池边的轩辕痕缓缓睁开眼眸。

    先前被拖进魔界,雪遥夏是没有受伤,可放在她身上的水龙环却受到了些许污染,以至于器灵轩辕痕不得不闭关养伤。

    “一条小胖鱼而已。”雪遥夏道。

    “咕噜!小痕,是你吗?!”

    薄鱼猛地从泉水里跳了起来。

    轩辕痕面露愕然:“小胖?”

    这回,轮到雪遥夏和小白惊讶了:“你们认识?”

    小白道:“倒也不奇怪,毕竟痕儿是小青龙,难免会认识一些鱼啊虾啊什么的。”

    但是轩辕痕露出了复杂的眼神,显然他跟这条薄鱼的关系并不简单。

    微妙的氛围持续许久后,轩辕痕终于开口了:“你的主人……她怎么样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