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想到这些,华蓁不由觉得烦闷不已,她今日刚叫太后对自己微微有些改观,可不想因为这个人便毁了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

    曹嬷嬷见着华蓁眉头紧皱,知道华蓁心中只怕也是烦闷不已,却是无奈,只得叹了一口气。

    马车一路行到宁国侯府,秦淮这才停下来。

    看着华蓁,面上还带着笑容:“好了,回去吧,以后若是有什么事只管叫人去寻我,既然你我已有婚约,我自是负了你,不会叫人欺负你的。”

    华蓁实在想不通一直被人谣传成谪仙人一般的秦大公子,竟然能当着她面说出这般话。

    心中微微有些苦恼,不想因为一个秦淮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不由对上秦淮的视线,见着四下无人,索性摊开来说:“今日之事蓁儿谢过秦公子,但也想求秦公子放过蓁儿,蓁儿自知自己的身份配不上秦公子也不想高攀,更不想因为秦公子从而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可否求秦公子今日就此别过莫要再提起那些莫须有的事情。从此你我互不牵扯各自走各自的。”

    说着福了福身。

    秦淮却是看着华蓁笑的更甚:“蓁儿你现如今与我说这些还来的及么?今日崇华门的那一幕,和这一路上不知道多少人瞧见了,只怕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现在再想撇清关系似乎已经来不及了吧。”

    “这都是秦公子一厢情愿的事情,与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那又如何,你且放心好了,既然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兑现承诺,自是不会叫你受了委屈的,秦家的人我自会应付,你放心就是。”说着靠近华蓁,声音带着一丝请求:“也请你日后莫要再说出这种话,我听了是要心疼的。”

    说完嘴角含笑看着华蓁,若是换做旁人,此刻只怕要因为秦淮的俊颜神魂颠倒了才是。

    只可惜站在他面前的不是旁人,而是重活了一世的华蓁。

    见着秦淮如此,华蓁微微蹙眉,见着说不通,也懒得再说,直接错开身子朝着沈府大门走去。

    独留下秦淮回过头看着华蓁的背影,粲然一笑。

    直到进了沈家大门,曹嬷嬷这才看着华蓁疑惑的问道:“郡主与秦公子之间莫不是还有什么交情不成?”

    闻言华蓁微微蹙眉,也不想曹嬷嬷疑心便开口解释道:“当初我还年幼的时候,秦贵妃刚进宫的时候,曾经在姨母的未央宫中见过他,也就是儿时曾一起玩耍过,后来再未曾见过。”

    这些事情曹嬷嬷本就是知道的,她也无所谓说出来。

    闻言曹嬷嬷更是纳闷:“可是瞧着秦公子的模样,似乎并非如此。”

    “那就不清楚了,许是秦大公子这些年一直周游列国,所以心思也与常人的不同,不能用常理来看待吧。”说着华蓁直接朝着知香园走去。

    曹嬷嬷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等进了知香园,就瞧着院子里伺候的丫鬟仆妇一个个都带着伤,小心翼翼的。

    特别是瞧着华蓁回来,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皎月一直守在门口,见着华蓁过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