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是我的器灵帮忙干的。”

    雪遥夏冲墨清言眨了眨眼,解答他的疑惑。

    墨清言点头,没再说话。

    即使雪遥夏不主动说,他也知道那必然是圣灵级的器灵。

    此时,郭山辉光顾着看雪遥夏,竟是忘了比试还在进行,‘砰’的一下就被玉萝宫小仙给打飞了出去。

    “没用的东西,只会给老夫丢脸!”青牛老道骂他。

    郭山辉不敢出声,只得灰溜溜地回到众青牛宫弟子中间。

    此外,玉萝仙子脸上的震惊之色仍未消去,她定定的看着雪遥夏,心中思绪万千。

    “从今日开始,你便是本座门下亲传弟子,除了你三位师兄,未央宫范围内的一切门徒以及灵兽均可由你调动。”墨清言淡淡道。

    “明白。”雪遥夏笑盈盈道。

    收徒仪式并没有雪遥夏想象的那么繁琐,墨清言把它简化了不少,雪遥夏只需要当众诵读曾经仙帝留下来的训诫,再由墨清言用柳叶枝拂头,便算是完成了。

    “今天未央宫会设宴款待诸位,请随本座来。”

    墨清言淡淡扫了青牛老道和玉萝仙子等人一眼,带着雪遥夏和景明转身离去。

    玉萝仙子咬唇,她隔着段距离跟在墨清言后面,趁弟子们都离去了,她上前低声道:“清言哥哥,能借一步说话吗。”

    墨清言瞥了她一眼,便慢步带她走进盛开着紫鸢花的花园中。

    “清言哥哥,那女子是霓裳吗?”玉萝仙子似是有些着急的说道。

    “你在想什么。”墨清言皱眉。

    “她,她跟当年的霓裳大师姐太像了!虽然很多地方都有所不同,但她的眉眼和五官,和大师姐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玉萝仙子提高音量,竟是失去了作为仙尊应有的冷静。

    墨清言淡淡道:“霓裳还被关在落秋岛,怎可能出现在万里之外的十重天。”

    “可是……”玉萝仙子像是突然懂了什么,后退两步道:“因为她长得像霓裳,所以你才把她收作唯一的女弟子,好天天把她带在身边,对吗?”

    墨清言眉心拧得更深,呵斥道:“你应该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份,莫要再胡言乱语。”

    “清言哥哥……”

    玉萝仙子攥紧衣袖,只能咬唇望着墨清言头也不回离开。

    她有预感,那个雪遥夏或许真的会介入她跟墨清言之间的关系,把墨清言彻底夺走!

    不行,她决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

    夜。

    雪遥夏还是第一次参加仙域真正的晚宴,环佩玎珰声伴着天女飞舞,琼浆玉露,觥筹交错。

    景明在旁边暗戳戳的妒忌:“连我当年入门都没有这种派头呢,师尊对她可真好。”

    不过羡慕归羡慕,景明还是做好了身为大师兄的职责,处处照顾好雪遥夏,防止她又做出格的事给墨清言丢脸。

    雪遥夏看着忙里忙外的景明,心里不禁想起了另一位大师兄。

    不知道莫离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仙域的时间流动据说跟下界不同,她在梦渡红尘呆了好几个月,如今在灵海五洲也不知过了多少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