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赫连夏美用余光瞄见,放在入梦石中间凹槽里的,正是那支发簪。

    她心里像是打翻了一个醋坛,酸得要死,可她不能表现出来。

    帝尊大人三番两次的进入那女子梦境,到底想干什么。

    这时黑狼从后面走了出来,说道:“主人,您是不是想借用入梦的机会,去探知雪遥夏脑中关于您灵魂碎片的记忆。”

    赫连夏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其实帝尊大人根本没必要用这种迂回曲折的办法,只需要把她抓回来,我自然能配药让她吐出真言。”

    夜慕白冷冷睨了赫连夏美一眼:“无聊。”

    赫连夏美慌忙请罪:“夏美失言了,请帝尊大人恕罪。”

    她不该提出那种建议的,明知道夜慕白生性厌恶阴险小人,他又怎会喜欢对别人下药逼供这种方法。

    白白损失了好感度。

    夜慕白沉着脸,他瞥见手里的入梦石后,俊脸上的冷意却又消融了几分,微微勾起唇角。

    昨天晚上,他和雪遥夏倒是做了一场不错的好梦啊……

    小丑女的脸不算好看,尝起来味道却很美。

    夜慕白站起身,大步往殿外走去。

    “帝尊大人,您要去哪里?”赫连夏美跟上。

    “沂河。”

    夜慕白言简意赅,不多说一个字。

    “去那里干嘛啊……帝尊大人等等我,为了您的身体着想,我得跟您一起去!”

    赫连夏美自作主张和黑狼一起跟在了夜慕白后面。

    *

    沂河观内。

    等夜慕白的影子消失后,河清君等人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可不想美梦里好端端的被人整出一个大魔王来。

    当然,此时的雪遥夏并不知道,刚才即将出现的不是梦境幻影,而是夜慕白本人……

    “如果你们还算是修道之人,就应该及时醒悟回头,一味堕落下去的话,只会被打回下界。”墨清言淡淡道。

    “哼,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们是绝对不会离开这个美好乡的!墨清言,若你真有本事,那就把自己弄醒好了!不过我看你也没有那个能耐!”

    河清君放出狠话。

    雪遥夏微微蹙起眉头,确实正如河清君所言,如果墨清言有办法的话,早就能带着她一起清醒回到现实世界了。

    只要在现实中的沂河村里找到这些人真身,那他们不想醒也得醒,墨清言也根本不需要在这里用语言去劝服他们。

    现在的情况只能说明,就连墨清言都还没有想到离开梦境的办法。

    雪遥夏犹豫了,问道:“仙尊大人,我们要出去其他地方看看吗?”

    墨清言敛眉,沉思片刻后,点了点头。

    于是,二人没有再理会沂河观内的众人,转身走出了大门。

    “观主,你说他们真能找到醒过来的办法吗?”有人怯怯的问。

    “没出息的,就算给他们找到了又怎样?你想跟着他们一起离开吗?”

    河清君怒瞪了那人一眼。

    那人低下头:“这……这里挺好的,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我不会离开这里。”

    “哼,你明白就好。”

    河清君一拂袖,道观大门便轰地关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