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顾云天不出声,议论声渐渐大了。

    这个世界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坏,还是有人不畏强权,还是有人坚持正义,台下出现了不少支持韩芸汐的声音。

    而此时,韩芸汐正和顾七少相视,似乎被他的情绪感染,韩芸汐暂时忘记了糟糕的前景,不自觉也露出了笑容。

    终于,顾云天的脸上挂不住了。

    其实,他知道事实既以如此,他应该大方一些,这个丫头再有能耐,顶多也跟他同为八品医仙而已,达不到医尊的境界,毕竟她只有一个研究成果。

    可是,他真真不甘心呀!风头全被抢了,竟还被否定得如此彻底,这让他的老脸往哪里搁呢?

    顾云天着实不想兑现对韩芸汐的承诺,他转移了话题,怒声质问,你同顾七少一定的一伙的!毒宗的余党,医术再高明,也只会祸害云空!老夫今日饶不了那么!来人啊……

    顾云天,你技不如人就算了,输不起就算了!怎么,还要用如此手段排除异己了吗?韩芸汐的笑容瞬间凝固。

    她帮不了顾七少,证明不了顾七少和顾云天的血缘关系,顾七少的大礼怕是送不出来了,她只能自己撑下去,自己争取说话权力,争取为毒宗辩解的机会。

    她知道,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辩解很有可能就是徒劳,可是,她只有这个办法了。

    她正要扯下脸上伪装,岂料,顾七少突然开了口,爹,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小气吧啦的,年纪渐涨,心胸却越来越小,呵呵,怪不得凌大长老会选择为我作证。你当年答应凌大长老的承诺,也没兑现吧?

    这话一出,顾云天脸色每一块肌肉都僵硬住,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顾七少走过去,嘴角微勾,笑得特别轻松,随意,爹,虽然你的本事不如一个女人家,可是,你说得没错,滴血认亲还真不能证明咱们的血缘关系。幸好我还有证人,要不,你不认我,我会很伤心的。

    韩芸汐笑了,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原来顾七少的大礼还没真正抬上来呀!她猜测他一定是找到凌大长老了,一定是说服凌大长老为他作证了!她听顾七少说过,凌大长老跟顾云天是最亲近的。

    韩芸汐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好奇着顾七少和顾云天之间的关系,以及顾七少在医城的往事。

    韩芸汐岂会想到那些往事会有多么不堪回首呀?

    当年,所有的证据都毁了,证人也都死了,就剩下一个凌大长老呀!顾云天从来没有想过,凌古易会背叛自己。

    他不相信,顾七少,你少胡说八道,你企图污蔑老夫,为毒宗开脱,简直异想天开!你以为在场的都是笨蛋吗?没人会相信你的!

    爹,凌大长老还没过来呢,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你身子虽好,也别激动呀,万一激动出毛病来,孩儿的罪孽就大喽!顾七少呵呵的笑容,让顾云天毛骨悚然,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儿子会变得这么陌生,这么可怕!

    为什么,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他还能笑得出来?

    来人,来人,还不快把这两个毒宗余党给抓起来!顾云天大吼。

    这时候,场子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且慢!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入口处走出了一个熟悉的人来,不是别人,正是前不久因为催生案,被驱逐出医城的凌大长老,凌古易!

    他竟然真的来了?难不成顾七少说的话……是真的?

    忽然之间,寂静的场子躁动起来,有人震惊,有人好奇,有人兴奋,有人幸灾乐祸,有人担忧,有人激动……

    这种好戏,可比杏林大会的医术比试要有趣多了。

    凌古易已经被驱逐出医城,谁准他进来的?来人,把他轰出去!顾云天怒声。

    爹,你心虚了?顾七少问道。

    你没资格跟本院说话,来人,听到没有,把他轰出去!顾云天怒声命令。

    医城的侍卫立马出动,顾七少哈哈大笑,诸位,你们瞧瞧,这是医学院一院之长的勇气,他若不心虚,为何不敢对质?

    唐离立马大喊,顾大院长,你不会真的心虚了吧?敢做不敢当吗?你没做过,怕什么呀?

    唐离这一开口,就不少人跟上,有人是见不惯顾云天这种孬样,有人是对真相感兴趣,而有人纯粹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顾大院长,你不会是真做过什么亏心事吧?

    呵呵,没想到顾大院长还是风流人物,我还以为学医之人,都跟和尚一样,清心寡欲呢!

    啧啧,医学院不会是和毒宗秘密勾结,如今分赃不均才撕破脸吧?爹都不认儿子了?

    ……

    这些说话的人自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