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雪遥夏没有提醒银狐,因为她直觉这股迷香是火貂放出来的,再怎么样,她也不至于会害自己的弟弟。

    银狐诧异,旋即脸上露出些许紧张的神情:“怎么会有迷香?难道有外人闯入了此地,姐姐出事了。”

    他对火貂的机关术十分信赖,所以难得放松了警惕,压根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危险。

    “水梦云轩的第一条回廊多年来从未有人成功闯过关,若是出事,那必定是极其凶险的敌人攻进来了,我们快过去看看。”

    银狐急着想去看情况,便加快了脚步。

    三人屏息前进,来到一条岔路口的时候,银狐往左转,但雪遥夏和飞影却不约而同地走上了右边的岔路。

    “七小姐,我们好像走错了。”飞影猛地反应过来。

    “是,好端端的怎么会跟错了方向。”

    雪遥夏也察觉到,匆忙回身想要沿原路返回。

    但,她却发现眼前一片缭乱,四处木影重重,一时间竟是分辨不出来哪条才是刚才过来的路!

    很快,雪遥夏就意识到自己的大脑神经受到干扰,对于方向的认知感出现了问题!

    “七小姐,我……我不认得回去的路了。那个叫银狐的小子,是往哪边走了?”

    飞影脸上现出困惑之情,显然,他也跟雪遥夏一样中了招。

    雪遥夏沉吟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您明白什么了??”

    “一路过来,这些树木其实都是在不断移动的。因为它们会随机变换位置,所以才会让我觉得,这里的机关没有规律可循。”雪遥夏说道。

    “竟是如此!但我们刚才明明跟在了银狐身后,又怎会走进另一条岔路?果然是他们两姐弟合谋起来,想要对七小姐不利!”

    飞影眼中浮起凶狠杀意。

    虽然他平时没事做就蹲着玩泥巴,但能成为夜慕白近身护卫的男人,又岂会真是一个傻白甜?

    这一刻,飞影已进入了备战态势,随时准备用性命护雪遥夏周全!

    雪遥夏思考片刻,说道:“这确实是火貂故意操控的。她利用树木的移动,通过视觉画面来刺激我们的大脑,让我们产生错觉,甚至在短时间内完全失去方向感。”

    “刚才飘来的香气,我闻出了它有麻痹脑部的作用,便让你们屏住呼吸,但其实它才是解药。银狐一开始吸入了不少‘迷香’,故而没受到错觉的影响。我们太过于警惕,最后反倒中了招。”

    飞影听得晕头转向,苦着脸道:“七小姐,这么看来,银狐那小子的姐姐并不欢迎我们的到来啊!要想让她拿出万年冰魄来治疗你,恐怕是难中之难。”

    “先从这里走得出去再说吧。”

    雪遥夏抬头望了望天际。

    本来,每到傍晚时刻,银狐就要重新帮她运一次功,方能维持住身体状态。

    现在晌午时分已过,留给雪遥夏的时间不多了。

    必须尽快走出这片青木林回廊才行。

    “七小姐,您尽管下指示,我都听您的。”飞影对雪遥夏充满了信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