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总之,我们可以先离开这个地方了。”

    雪遥夏伸出小手,抚了抚夜慕白的刘海,轻轻叹了一口气。

    今日破天峰一战,虽是揭露了风清绝的阴谋和真面目,但自己这边的损失也不小。

    老校长仙逝,夜慕白伤上加伤还昏迷不醒,连南宫柔也被风清绝掳走了。

    不知风清绝之后还会作出怎样的行动,雪遥夏等人必须尽快提前做好应对的准备才行。

    ……

    圣龙山脉,仙鹤崖。

    “夏夏,夏夏!夜慕白大人他……”

    小白蹦蹦跳跳飞进了一个人工制造而成的冰洞中。

    雪遥夏正盘腿坐在散发出森森寒气的冰块中间,听到小白聒噪的叫声,便睁开眼眸:“他怎么了?”

    “他……还没醒。”

    小白冲到雪遥夏脚边趴下,气喘吁吁的回答。

    雪遥夏一掌拍飞它:“那你嚷嚷什么!”

    “我这是为了催促你,让你有紧张感!这都过去快半个月了,夜慕白大人还躺在床上,难道你不担心吗??”小白滚回来,嗔怪着雪遥夏。

    “担心有什么用,我现在都自身难保了。”雪遥夏郁闷道。

    自从她离开破天峰,回到圣龙学院以后,身体的状况就越发不好。

    由于雪遥夏在极短时间内全身足足来了七次大换血,又被老校长灌入了他毕生的功力,一时之间难以融合出现排斥现象,这倒也是正常的。

    但雪遥夏的排斥反应非但没有随着时间淡下,反而越来越强烈。

    起初是体温升高,额头发热,像是时时刻刻都在发烧状态。

    后来,雪遥夏便感到全身犹如置身在火炉中,快要被一股莫名的火焰给烧成炭了!

    只有像现在这样置身于寒冰之中,她的症状才能稍稍得到缓解,否则,只怕连思考能力都会失去。

    “明明是极炎之体,居然连这点高温都受不了,切!”小白露出鄙视的眼神。

    “或许正因为我是极炎之体,才会产生这种反应……”

    雪遥夏相信,老校长是不会害她的。

    如果老校长知道雪遥夏的身体会出现这种状况,那他必定不会直接把自己的毕生功力传给她。

    要是传完功力以后没多久人就死了,那还有什么意义?所以,这应该是在老校长的意料之外。

    而雪遥夏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她拥有极炎之力!

    也不知老校长究竟练过什么功,跟她的极炎之力互相排斥了,导致雪遥夏现在被烧成火人。

    “小痕,再弄点冰块出来,我感觉我的体温又上升了!”

    雪遥夏只要一用脑,浑身温度就会升得更厉害,别提有多难受了。

    “小爷这一池子灵泉都快用光了,还没来得及再生,你又要小爷给你凝成冰送出去!”空间里,轩辕痕一脸无奈。

    普通冰块已经无法控制住雪遥夏的体温,唯有使用灵泉凝结而成的寒冰,方能起到效果。

    一段时间下来,不仅雪遥夏难受,连身为器灵的轩辕痕也累得不行。

    “小白,你也别整天回来偷懒了,快出去帮夏夏找解决办法!”轩辕痕催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