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水底。

    雪遥夏在防护罩中,慢悠悠往下沉。

    途中有不少妖鱼妖虾想要攻击她,但都无法冲破她的水系结界,只好悻悻然摇着尾巴游走。

    “这湖也太深了吧……怎么感觉我像在下海似的。”雪遥夏嘀咕着。

    她感觉自己已经下沉了一定的深度,连防护罩都由于水底高压而开始变得奇形怪状起来,可脚底还是一片蒙蒙黑沙,完全看不见湖底。

    随着雪遥夏游得越来越深,湖水的温度就变得越来越寒冷,甚至连那一层水系结界都蒙上了薄薄的冰雾,隔断了她的视野!

    渐渐地,雪遥夏便感到浑身发烫,似是麒麟血又开始躁动了。

    雪遥夏暗感不妙,若是在她健康的时候,潜泳自然没什么,但是在目前这个状态,她似乎无法潜到云梦湖的湖底!

    由于受到万年冰魄的影响,云梦湖的湖水在深到一定程度以后,温度会陡然下降,几乎要跟冰川一样的冷,这会刺激着麒麟血发挥它的作用。

    “不行,到这里已经是限界了。”

    雪遥夏感觉再往下一点自己可能就会无法呼吸,只好斜斜地往上浮,并考虑着要不要向飞影传递拉她上去的信号。

    就在这时。

    雪遥夏眸中有道光亮一闪而过。

    “嗯?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亮闪闪的。”

    不远处,隐约可见钻石般的灼目光辉。

    雪遥夏顿时停止上浮,如同灵活的小鱼儿一般,‘噌’地往那方向游去。

    ……

    岸上,飞影和火貂还在打得不可开交。

    飞影生怕绳索会被自己扯断,还不敢用上双手,只能单手防御着火貂的进攻。

    “别以为你是瞎眼的女人,我就不敢打你!”飞影骂道。

    他看得出来,火貂虽然机关术厉害,但她的战斗力委实不怎么样。

    就算仅用一只手,飞影都能轻而易举的杀了她。

    只不过看在她是个女人,还是个盲女的份上,飞影才不动真格的罢了。

    火貂却是连连冷笑:“尽管放马过来,有种骂我,怎么就没种打我了。”

    “真是个不识好歹的女人。”飞影都快被她气笑了。

    明明可以用机关人偶来打他,却非要亲自动手,这样一点就炸的心态,难怪只能隐居在这种地方。

    灵师之间的战斗除了实力以外,心理素质也极其重要——从这一点来看,火貂显然远远比不上她的弟弟。

    飞影寻思着继续这样打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是一不小心弄断了七小姐交给他的绳索,那他可没法交代。

    于是,飞影想了个法子,干脆纵身而起,用这细细的绳索在火貂身上绕了一圈,意图制住她的行动。

    “哼,你以为这样就能对付我么?”

    飞影没算到的是,火貂作为一名炼器大师,对各种材料的特性都非常清楚。

    她利用金眼蜘蛛丝的弹性,反过来击中了飞影!

    飞影紧紧拽住了绳索,到最后,竟是两人一同抱着跌落了湖水中……

    此时。

    湖水深处的雪遥夏,已经逐渐接近了那个闪光的地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