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你在干嘛呢。”

    雪遥夏一拳打飞了小白。

    小白嗷嗷叫着飞回来,委屈巴巴道:“我这是在履行兽宠的职责,帮你驱赶敌人啊……”

    “放、屁,昨晚那么多杀手过来的时候,你又跑哪儿去了?”

    雪遥夏拎起小白毛绒绒的耳朵。

    “啊?昨晚有杀手过来吗?我就趴在这棵大树上面睡觉,夜风吹得太舒服了,完全没察觉到其他人的气息呢。”小白笑得可憨厚了。

    “……”

    雪遥夏拎着毛绒团子走到悬崖边。

    伸手,一根根松开手指:“我看,要不就把你从这里丢下去好了,看看上古凶兽的耐摔度是多少。”

    “嗷!不准丢我!!就算是我很威风很霸气的上古凶兽,从这里摔下去也会重伤的!”小白胡乱挥舞着爪子。

    “雪姑娘,该启程了。”银狐走过来提醒道。

    “哼,这次先饶了你。”

    雪遥夏把蔫成一团的小白收回空间里,跟银狐一同下了山。

    她先回圣龙学院,把自己要去寻找万年冰魄的事告诉立秋、飞影等人。

    飞影苦着脸道:“唉,七小姐能找到解决办法固然是好,可我就怕您一离开,要是帝尊大人出什么事,那可叫我怎么办……”

    说着,他看向了静静躺在榻上的夜慕白。

    夜慕白一直沉睡在雪遥夏的宿舍里,就睡在她的床位上。

    雪遥夏在床边坐下,伸手抚了抚夜慕白的发丝,轻声道:“若是我不能早点消化掉体内的麒麟血,就算留在这里,也帮不了他……”

    她凝视着夜慕白安静而苍白的睡颜,心尖上像是被许多小针刺了似的,隐隐的疼。

    逞了那么久的强,一定很累吧。

    所有人都觉得夜影邪君强大,随随便便就能夺去无数人的性命。

    唯独雪遥夏知道,这个男人纵使受了伤,也只会暗自忍着。他就像是一把永远不会回鞘的寒剑,直至彻底折断的那一刻,才能终于得到休息。

    “夜慕白,你先好好睡一觉,乖乖在这里等我,我一定会很快回来的。”

    雪遥夏俯身,小脸贴在夜慕白冰冷的俊脸上,随即亲了他一口。

    立秋默默转过身去——作孽啊,前不久他还认定雪遥夏是自己从圣痕山下来后结交的第一个好兄弟,结果一转眼就要看着这位‘好兄弟’跟另一个男人亲亲。

    这简直对他的幼小心灵造成了莫大的冲击。

    “夜慕白,你睡在了我的床上,就必须要梦见我哦。”

    雪遥夏抿唇笑,学着夜慕白以往的动作,点了点他的鼻尖。

    等她起身后,立秋才转回来,一脸严肃道:“小夏,现在外界还不清楚你和夜影邪君身体的状况,如果消息传扬出去的话,只怕很多灵师都会想办法攻进圣龙学院来,杀死夜影邪君。”

    飞影咕哝:“你们这儿好歹也是中洲第一学院,有那么容易被人攻进来吗。”

    立秋叹道:“如今老校长仙逝,四大导师中一个叛变,两个失踪,连狂刀老师都不见踪影,只剩下一个曲大导师在力撑大局……圣龙学院,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第一学院了。”

    *

    广告时间:

    推荐作者猫不闹的一本书《萌宝1加1:总裁老公,吻不停》,萌甜苏宠,欢迎收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