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不是自行修炼的功法,而是被人强行灌入体内的。”银狐说道。

    “哦?如此说来,却是一个不幸的孩子了。”

    火貂的眉头稍稍舒展开。

    她和银狐都是一生颠沛流离,故而她对不幸之人会产生更多的同情心。

    “姐,我现在没有太多时间跟你解释,总之快把他们抬进去,等我先运功帮她疗伤吧。”

    银狐看雪遥夏的状况不妙,便不由分说的把她扛在了肩头上。

    火貂不悦道:“在对待姑娘的时候,你的动作应该更温柔些,否则姑娘就算跟了你,也迟早会被你吓跑。”

    银狐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你以前不是还说,对杀手而言,无论男女,无论病残,都只是一团肉么?”

    “那是指执行任务时的态度……算了,你先带她进去吧。”火貂无奈。

    “嗯,那这个男人呢?他是她的手下。”

    银狐又看向了同样昏迷不醒的飞影。

    火貂默然片刻,道:“丢进湖里喂鱼。”

    ……

    烛火摇曳,映照着雪遥夏白皙的脸蛋。

    她终于悠悠醒了过来。

    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飞影不在她身边,银狐和火貂也不见踪影。

    但是身体上的灼烧感已经消失,说明银狐帮她运过一次功,暂时抑下了麒麟血的影响。

    雪遥夏下了床,落地。

    她推开木门,沿着高脚楼的走廊,一路来到小岛树林深处。

    尽头却是一座小亭,亭角高高立在树冠上,想必他们之前在湖面上望见的就是这座小亭了。

    亭内摆着一个石桌,桌面亦是石头做的棋盘。

    棋盘上却并没有黑子与白子,而是摆满了许多诸如军士战马的小小木雕。

    石桌旁的椅子上坐着一名年约二十来岁的女子,面容清秀,气质疏离清冷,正是银狐的姐姐火貂。

    雪遥夏坦然走了进去,在火貂对面坐下。

    “晚上好。”雪遥夏冲火貂嫣然一笑。

    当然,这只是她习惯性的笑容,跟火貂这样的人打交道,其实笑不笑都无所谓。

    因为她根本看不见雪遥夏的表情。

    雪遥夏在昏迷之前便发现了,火貂是个盲女。

    虽然火貂睁着眼睛,但她瞳孔没有聚焦,双目无神,寻常人或许匆忙之间难以觉察,但雪遥夏一眼就能看出。

    “不用这么快跟我套近乎。”火貂的态度很冷淡,“你能在一天之内连闯两关,凭自己的本事来到水梦云轩,确实令人佩服。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可以接受你。”

    雪遥夏点点头:“那火貂姐姐还想给我什么样的考验呢?”

    火貂轻哼一声:“先试试,看你能不能在这盘棋上赢了我。”

    “喔?”

    雪遥夏低头看棋局。

    先前她没有细看,如今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些棋子竟是跟西洋棋极其相似。

    再加上青木林回廊和云梦湖迷宫上的数学难题……雪遥夏不禁微微惊讶道:“火貂姐姐,你该不会是穿越过来的吧。”

    “穿越?”火貂一怔,脸上掠过困惑不解的神情。

    “也就是说,来自另一个世界呢。”雪遥夏笑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