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慕白对银狐的印象可不太好。

    他冷着脸问:“那小子怎么又牵扯进来了。”

    流影只好如实对夜慕白说道:“听说,万年冰魄就在银狐的姐姐手里,所以七小姐就跟银狐一起去水梦云轩找他姐姐了。”

    “水梦云轩在何处?”

    夜慕白一边问着,一边转身准备下床。

    流影慌忙阻止:“帝尊大人不可!您现在新伤加上旧伤,应该好好先好好休养,等七小姐解决了麒麟血的事后,再回来帮您疗伤……”

    “无碍,你只需要告诉我,水梦云轩在什么地方。”

    夜慕白抬眸,冷冷看向流影。

    流影立刻吓得结巴了:“就、就在……那个……我也……”

    他的胆子可比自家哥哥飞影要小,经不起帝尊大人的恐吓啊!

    夜慕白见流影被吓傻了,便不耐烦地转过头去,看向仍蹲在地上的立秋。

    “额,好像在中洲大陆南边的云梦湖。”

    立秋弱弱地回答。

    夜慕白冷哼,不再多问,径自往门口方向走去。

    “夜公子,你的伤……”立秋看见夜慕白心口上的剑伤被扯动,又渗出血来,忍不住出声劝止。

    夜慕白停下脚步。

    他看了看自己染血的衣衫,眯起寒眸淡淡道:“流影,准备洗漱的水,本尊要更衣。”

    “是!”

    流影手忙脚乱地去干活。

    虽然夜慕白并没有对立秋下令,可是立秋也莫名其妙的被他气场所慑,赶紧跟着流影一起去忙活了。

    ……

    再回到水梦云轩。

    已经整整过去了两天的时间,雪遥夏和飞影却依然没能找到万年冰魄。

    飞影急得焦头烂额,雪遥夏亦是有些心浮气躁了。

    “抱歉,我没能说服我姐姐。”银狐还算讲义气,仍旧每天固定时间帮雪遥夏运功。

    他心里对雪遥夏感到过意不去,便趁着运完功的间隙,对她低声道歉。

    雪遥夏摇了摇头,轻笑道:“此事与你无关,说到底,我还是要多谢你的,要不是恰巧在仙鹤崖碰到你,我现在还不知该拿麒麟血怎么办。”

    她是个恩怨分明的性子,断然不会迁怒于别人。

    银狐怔了怔,暗暗在心里想:雪姑娘果然洒脱,即使我姐姐提出那般无理的要求,她也没有表现出半点不满来……姐姐的眼光确是好,这样通透灵气的女子,世间又还能寻到几个。

    若是雪遥夏真能嫁给他……罢了罢了。

    银狐把这个想法驱赶出脑海。

    他再怎么样也做不出夺人所好的事情来,那样绝非大丈夫所为。

    但,至少如今在岛上共处的时光,可以成为他人生中的一段美好回忆。

    “雪姑娘,不如我带你出去散散心,换个心情。”

    银狐略带着一丝忐忑,对雪遥夏作出邀约。

    出乎他的意料,雪遥夏一口答应了下来:“好啊,走吧。”

    银狐怔了怔,旋即微笑道:“我知道岛上有个很美的地方,那里是我的秘密据点,连姐姐都没有告诉她的。”

    “怎么,你要和我共享这个秘密吗?”

    “对。”

    银狐深深看了雪遥夏一眼,转身往屋外走去。

    ——人的一生,总会有某些美好事物,想要跟特定的某个人一起分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