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除了夜慕白,飞影就没崇拜过第二个人了。

    对雪遥夏,他是不服不行。

    想想要是换成他自己,恐怕至少也得走上十年,才能从这些复杂的水面莲叶之路上走出来。

    要是换成他那个傻黑甜弟弟流影……大概这辈子就别指望能娶媳妇了,大半人生时间都得耗在这迷宫里头。

    然而雪遥夏却还是嫌花费的时间太长。

    她抬头望了望逐渐黑下来的天空,凝神道:“快要天黑了,如果在天黑之前我们不能离开这个地方,接下来或许就只能等着银狐来救我们了。”

    “那小子根本就是和他姐姐狼狈为奸,怎么可能会来救我们!”飞影愤愤道,“七小姐您看,这世上的男子大多都是鸡鸣鼠盗之辈,像帝尊大人那般坦坦荡荡的男人基本已经绝迹了。”

    在抨击银狐之余,不忘再吹捧一下自家的帝尊大人,帮着夜慕白巩固他在雪遥夏心里的崇高地位。

    此时雪遥夏却是没有心思想那么多风花雪月的事情,她感到从手心开始,身体隐隐发烫。

    只怕再过没多久,又会恢复回之前被麒麟血影响时的状态。

    更惨的是,她现在还被困在一座水面迷宫之中,没法再制造出先前的寒冰洞来。

    “快走吧。”

    雪遥夏定了定神,踏入前方的传送阵中。

    ……

    与此同时。

    湖心小岛上。

    银狐站在一座木屋前,对着紧紧闭锁的木门无奈说道:“姐姐,你不要再为难他们了,云梦湖的迷宫何等困难,你也说过,就算是你都未必能在一天之内走出来,更何况雪姑娘她有伤在身。”

    良久后,木门内才传出清清冷冷的声音:“若是无法过关,那就请她回去罢。”

    “姐姐,你为何非要这样刁难雪姑娘?”

    “哼……连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住,又如何能承担得起她将来的责任。”

    “责任?”

    银狐纳闷了一会儿。

    火貂的话,他有些听不大懂。

    雪遥夏好端端的又要承担什么责任?

    莫非他姐姐早已知道了在外面掀起风云惊变的一系列大事,而雪遥夏正是这些大事的核心人物,所以她认为将来雪遥夏必定要肩负抵抗大敌的重任……

    银狐记得,他姐姐除了精通机关术外,在占卜方面也拥有出众的天赋。

    或许火貂已经通过自己的占卜术,洞察了天机吧。

    若真如此,银狐倒也不是不能理解火貂为何要故意出手把雪遥夏和飞影困在迷宫中。

    他向来很听从火貂的话,此时自然也只能静静站在木屋外,等待着雪遥夏尽快破解迷宫,来到水梦云轩拜见他的姐姐。

    ……

    “七小姐又在地上涂涂画画了,想我飞影也是精通各种上古文字的人,怎么她写的东西我就一个字都看不懂呢。”

    飞影站在雪遥夏身后,偷瞄着她用指甲在莲叶上划出各种算式。

    雪遥夏写下最后一个符号以后,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解出来了。”

    “真的吗?太好了!”飞影欣喜道。

    但雪遥夏的笑容却微微凝固在俏脸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