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毕竟雪遥夏的外表确实极具有欺骗性。

    这么些年来,就凭着自己这张人畜无害的脸,她也不知道把多少人坑落了地狱。

    虽然银狐算是禁丨欲系美少年,但他好歹也是个男人,在这种月黑风高夜,把一个寸缕不着的美貌少女摆在他面前,他能不能控制得住自己,那还真说不一定。

    然而……当初在沙漠里,银狐早就见识过了雪遥夏的各种手段。

    他见过她狡黠的眼神,也见过她心狠手辣的决断。

    说句不好听的,银狐就算想趁人之危,他还害怕自己会出师未捷身先死,做到一半就被雪遥夏用毒计给‘弄断’了呢。

    除了夜影邪君,怕是没人能克得住这小魔头。

    “放心吧,我对你没兴趣。”银狐说。

    他本意只是想让雪遥夏放下戒备,但这话听进雪遥夏耳朵里,却怎么听怎么别扭。

    说得好像她很没有魅力似的。

    雪遥夏撇了撇小嘴:“连本仙女都不能让你提起兴趣来,你要么是个冷淡,要么是个基。”

    “基是什么。”

    “就是你身为一个男人,却不喜欢女人,只喜欢跟其他男人互相拼剑。”

    “……”

    银狐默默移开寒冰,把手掌放到了雪遥夏白白的背上。

    “你想干什么?”雪遥夏惊呼。

    “先前你应该就知道了,我是水灵根。”银狐在战斗的时候,放出的是水系灵力。

    在暗血古境那会儿,由于沙漠中极度缺乏水元素,所以也削弱了银狐的战力。

    “你想用水灵力来给我疗伤?没用的。”雪遥夏说道。

    她也尝试过这个办法,去找了水系灵师给自己疏通经脉,但是跟麒麟血比起来,人类身上的灵力还是太微弱了。

    唯有夜慕白的极寒之力,才能起到作用。

    可现在夜慕白依然昏迷不醒,根本没有办法去帮她……

    “先试试。”

    银狐拧起眉心,缓缓把自身的灵力输送进雪遥夏体内。

    雪遥夏起初没有对银狐的做法抱有任何希望,但说来也奇怪,她接收了银狐的灵力后,肌肤上的烧伤竟是逐渐减少,身体也不再像是坐在火炉中那般难受了!

    “银狐,原来你还有治愈之力吗?”雪遥夏惊喜道。

    “不,我只是修炼方式与别人不同,以至于我的水系灵力也拥有特殊的力量。”

    银狐摇了摇头,继续专注地给雪遥夏输送灵力。

    约莫过了两炷香的时间,雪遥夏便感到身体轻盈了许多,不需要她自己再运功解热,亦能行动自如了。

    “呼~~爽!”

    雪遥夏忍不住站了起来,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此时银狐还半蹲在雪遥夏身后,眼看着少女突然站起身来,他赶紧转过头去,俊脸上有生以来第一次泛起了红晕……

    因为,雪遥夏现在这个姿势,正好是用屁屁对着他了。

    银狐清了清嗓子:“你先不要高兴得太早,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无法帮你彻底消化掉麒麟血。”

    “嗯,我也感觉到了它还在我体内躁动。”

    雪遥夏蹙眉,按了按太阳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