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雪遥夏抬起头,仔细辨认之下,才发现树梢上那只小鸟居然也是机关制成的。

    做得还真是栩栩如生,一时半会儿,连她都分辨不出真假。

    “如果你能在水梦云轩的范围内找到万年冰魄,我就把它送给你。”从鸟嘴中传出来的,是火貂傲慢的声音。

    “看来你很有自信。”雪遥夏挑眉。

    “我可是灵海五洲最手巧的匠人,若是我想把一个东西藏起来,那么世上任何人都不可能找到它。”火貂淡然道。

    “希望你说话算数。”

    很不巧,雪遥夏也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寻宝者。

    无论火貂把宝贝藏在什么地方,她都一定能嗅到蛛丝马迹。

    “要是你找不出来,我可以给你提供一条捷径。”火貂顿了顿,终于开口说出重点,“若你能为我们家传宗接代,借你一块万年冰魄,也不算是大事。”

    听了火貂的话,雪遥夏差点要站不稳摔倒。

    等等,这位大姐在说什么??

    要她给他们家传宗接代?!

    还没等雪遥夏开口,飞影便激烈地抗议道:“放、屁!七小姐是我们帝尊大人的妻子,怎么可能给你们这些凡夫传宗接代?”

    火貂冷冷道:“是么,那你们帝尊大人跟这位雪姑娘,可曾有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及八抬大轿娶她过门?”

    “这……”

    飞影一时语塞。

    好像,还真没有。

    “没有的话,雪姑娘就不能称作是你们帝尊大人的妻子。”

    火貂哼了一声,她就知道,雪遥夏既然是名门出身的贵族小姐,一般做爹做娘的又怎么可能允诺把自己宝贝女儿嫁给夜影邪君这样的男人。

    因此,无论雪遥夏跟夜影邪君是什么关系,都是不合情不合理的!

    雪遥夏也有点懵,她虽然不是保守传统的人,但经过火貂这样一说,她也发现自己跟夜慕白好像是挺名不正言不顺的。

    都还没有正式成亲呢,夜慕白竟然就敢对她下手,先行洞房。

    真是一个可恶至极的男人。

    “就算我不是夜慕白的妻子,也不代表我就要为你们传宗接代。”雪遥夏皱眉道,“准确来说,我不是任何人的生育工具!”

    “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话已经撂这儿了,你自己决定吧。”

    说完,机械鸟便再没有传出火貂的声音。

    “七小姐,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飞影惶恐的看着雪遥夏。

    “哼,那个婆娘肯定是看中了我这颗好用的脑袋,想要利用我的优良基因,帮他们家族的后代提升智商。”

    “基因……?”

    飞影懵懵懂懂的,大概能猜到雪遥夏的意思。

    可是,七小姐虽然聪明,性格却是有点……

    总之换作是飞影的话,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后代会有雪遥夏这种疯狂的虐人倾向。

    “不用理她,反正只要我尽快在这座岛上找到万年冰魄就没事了。”

    雪遥夏继续往前走。

    此时,飞影心里却隐隐感到了不安。

    火貂必然是有着充足的底气,坚信雪遥夏无法找到万年冰魄,才敢放出那样的话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