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轩辕痕终于意识到,现在雪遥夏的状况很不妙,等于是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她体内的麒麟血需要夜慕白的极寒之力来消化,而夜慕白又被极炎之力打伤,需要雪遥夏来帮他疗伤。

    走进死胡同了。

    “我要先出去了。”雪遥夏的神识离开空间。

    即使知道了身体变成这样的缘由,雪遥夏暂时还是没有办法去解决。

    唯有等莫离和叶无涯、顾云鹤等人回来以后,再拜托他们去调查关于麒麟血的事。

    雪遥夏相信万物相生相克,就像她和夜慕白一样,麒麟血既然会出现在灵海五洲上,那必定也能在这个世界找到克它的东西。

    “嘶……稍微停止了片刻运功,身子就烫成这样了。”

    雪遥夏感到浑身如同快要着火一般难受。

    反正四下无人,外面又有小白把门,雪遥夏干脆解开了所有衣裳,就这样坐在寒冰中间,以冰块挡住自己的身躯。

    然而,雪遥夏高估了小白的警觉性……

    这会儿,小白已经趴在冰洞外面,对着月亮呼呼大睡了。

    雪遥夏闭上眼眸,静静地运功。

    ……

    蓦然间,从冰洞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雪遥夏不得不重新睁开眼,唤道:“小白,外面怎么了?”

    小白没有回话。

    雪遥夏心里登时敲响警钟。

    轻微的响声逐渐放大,变成了脚步声!……从声音来判断,应该是一名成年人,男女不知,但功力绝不会低。

    “糟了。”雪遥夏暗想,赶紧在身边翻找着刚才解下来的衣衫,打算穿上。

    等她把衣裳拿起来以后,却发现这裙子已经被热气烧穿,压根穿不了了。

    雪遥夏感觉自己从来没有陷入过如此尴尬的境地。

    无法战斗,无法动弹,甚至连衣裳都没穿。

    不过,雪遥夏要是会因为这种事而惊慌失措,那她就不会被称为小妖女了。

    她动了动喉咙,压低嗓音哑声道:“来者何人?竟敢惊扰本仙鹤的休息。”

    外头的脚步声果然一停。

    雪遥夏此刻的声线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沧桑老人,任谁听了都不会想到,转角走进去以后会看到在冰块中间坐着一个拥有绝世美貌的小姑娘。

    顷刻后,外面同样传来了被刻意压低的声音:“被人追杀至此,还望借宝地一避。”

    雪遥夏转了转墨瞳,扯唇道:“放肆,仙鹤清修之地,岂容凡人踏足?趁现在速速离去,本座尚可饶过你。”

    “你既然是修道的仙兽,又岂会见死不救?若你把我从这里赶出去,那我唯有被杀死的下场了。”

    “哼,谁知道你是忠是奸,如果你是正在被追捕的大恶人,那本座赶你出去,方是造福于民!”

    “那我就在此洞外侧呆着,等他们追杀过来以后,你自然可以分辨忠奸。”

    “……”

    雪遥夏表示,她不想去分辨,请你赶紧麻溜的滚吧!

    来了一个还不够,这货还打算把那些追杀的人全都引过来??

    雪遥夏正琢磨着对策,冰洞外头就传来了一群人急促的脚步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